故事|那些年,我骑自行车追过的女孩

愚公 2017-3-6 世间情 286 0 喜欢 (4)

现实不是将我们残忍隔开的鸿沟,它是河流,无所不在无坚不摧无往不利的河流,早早的就将我们冲散,让我们未及深交便渐行渐远。

——题记

nxn

可爱的校花,帅气的校草,只是电影里的那些年。实际上,大多数宽松到可以随便谈恋爱的学校,一望便知是主流丢弃到角落里的。

男生满脸青春痘,衣服肥又脏,女生头发染得黄黄,书包上挂着各种公仔。校园墙壁上有涂鸦,各级老师混吃等死。这是我中学的前三年,在这里,我被称为“书呆子”或“呆子”。

终于考上十中的时候,平时撒手不管的班主任突然变得激昂:

“以后也要好好走啊,小山!人往高处走,水才往低处流!”

市重点十中又是另外一片气象,我再也不会被叫做书呆子。有得时候听同学们聊各种新鲜事物,虽然插不上嘴,但是听着也觉得见世面。

每天早上需要骑自行车大概10站路,还遇上北方的秋风更是风头如刀面如割。

眼前闪现的一条身影,好像是前排的一个女同学,叫玉。

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追上去。

遇到了一个红灯,我只能停在了她旁边。

好不容易绿灯亮了,为了避免尴尬,我迅速窜了出去。骑出去了好一会儿,我才松了一口气,恢复了正常的频率。

突然逆风传来一声叫声:“小——山——”

我停下了车,转过头,玉已经笑着冲了过来

她丝毫没有减速,重重拍了下我的后背,瞬间风一样的冲了出去

“一起走啦~”

“刚才叫了你好久,你怎么没听见呀”

“刚才旁边那个人是不是你呀?好像不认识我一样!”

“你家在哪里呀,是不是很远?”

我愣愣地回答着她的问题,心里涌起一丝暖流。现在想来,她本来就热情。只是这一般的热情,对我仍旧显得特别罢了。

她蹬车特别快,说话也很快。我被风刮眯起了眼睛。

“小山,你的头发被风吹成后背式啦~应该像我一样,带个帽子~”说着,她笑着晃了晃帽子上的毛球球。我看到他帽子上红红的毛球球,在肃杀的北方的深秋里,这一点红色非常活泼。

我呆呆地点点头。后来,玉变成了我为数不多的熟人。

以后去学校的路上,我经常会看到她帽子上红红的毛球球,为什么以前就没有注意呢?

我会追上她,她也会并不停车地追上我。大喊一声“走啦——”

说得话也不多,大致就是学校、老师、天气之类的,她也曾经问过我有没有看过最近的电影,见我不语,也就没说下去。

有一天,风特别大,我远远地看到那朵红色的毛球晃晃悠悠奋力向前,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我弓下身子,眯着眼睛,努力的追毛球球。

在我快追上的时候,下意识看着她的车轮子,链条被绷得紧紧的,我也紧紧盯这它,越来越快,我眼睛死死粘在上面,简直要被它吸进去。随着轻微的一声金属摩擦声,我心里一动,玉的车链子掉了。

玉突然踏空,不可置信地又挣扎了几下,将车停在路边。

我停在玉身边。她看到我,做了一个要哭了的表情。

我蹲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能感觉到她目不转睛。

虽然这个动作做过上万次,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反复练习。

我脱下一只手套,将它卡到轴承和链条之间反方向拉着,将车轮猛地一转,手套被使劲儿拉出来,链条瞬间回复了正常运转。

我站了起来,玉拧着的脸骤然松开,并没有往常浮夸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扬,眼中充满敬意。

“卓尔不群,世外高人啊”

她真诚的面庞像万丈霞光,照亮了雾霾和灰尘重叠的街道、天空、和17岁我落灰的心扉。

我仿佛听到一声轻微的金属响声,胸膛里某处的车链子掉了。

她真的认为我是个卓尔不群的人,沉浸在看魔术表演的惊喜中。并没有问我是在哪里学到这一手的,我也并没有说,父亲是修自行车的,我已经上过上千遍自行车链子了。

我记得,在这之后我莫名奇妙地开朗了一些,虽然大多数时候也只是静静听大家讲话,有时候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冒出来一两句评论。

有一次,我听见不远处在讨论着什么,大概是电影或者游戏。有人说了一句,“小山应该不知道这个吧……”然后就听见玉有点着急的声音,“才不是呢!他,他只是不说罢了……”

我没有转过头去,却微笑了。

高中的日子开始愈发和煦。我们没有刻意,却总是遇见,然后就是一路说笑或者默契地沉默。现在我才敢直视年少的我的内心,大概下意识盼望过吧。

高二的冬天,下了很多很多次大雪,骑在冰面上就像在钢丝上战战兢兢,手好像裂开了。

我佯装心如止水地骑向学校。在这样灰白的背景下,红色的带毛球的帽子应该十分显眼。

瞬间,我身后响起了玉的声音,“小——山——”

虽然是身后,但是下一瞬间又到了前方。我看到她没有戴红帽子的脑袋从一辆黑色的车中伸出来,向我微笑,然后招手,然后就消失在雪中了。

nxn001

黑色的车很快就消失在白雪中,我怔怔地停在了原地。

她曾经无数次风一样的掠过我身边,但是这一次,我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了。

一路向前,手上裂开的口子更疼了。我皱紧眉头,落下的雪不知道是轻轻的抚慰还是嘲讽。雪被来往车辆碾地脏兮兮,街道活像一条该换了的绷带。

到了学校许久,我才意识到眉头一直没有展开。

玉的父亲本来是一个文员,后来为某公司写写文案,家境更加殷实。索性又买了一辆车,让她母亲接送她上学。她再也不必在雾霾和寒风中登车了,或许是因为家庭的喜悦气氛的感染,在最后一次骑车回家的时候,她竟然没有和我告别。

和现实相比,是否提前知晓已经不重要了。玉还是没心没肺的,上学的时候还会和我打招呼。可是我总觉得,我们之间,好像车链子掉了一样。

高中的其他日子里,我更加努力读书,理智告诉我,不可能通过读书成为别的什么人,可是情感上别无选择,当然因为十几年父母的期望,玉呢,应该是一根稻草。

最终,我和玉考上了同一所顶尖学校。她去外院,她一直都喜欢英语。我喜欢生物,不过最后去了就业更好的计算机。

入学之后,我走路不再低着头,虽然这个季节不会出现那顶红帽子。

最终,我真的遇上了那个熟悉的背影。校服变成了漂亮的连衣裙,马尾辫散开瀑布一样披在肩上,远远地笑着说话。

我最终还是没有叫她。也没有不得不停下来的红灯让她看到我了。

玉还是神采飞扬,甚至可以说是光彩照人。而脱下了校服的我,已经俨然信科屌丝的模样,泯然众人,甚至更加寒酸。

nxn002

我在人流中看着她,看着她说说笑笑的,渐行渐远。

她并没有坐在白色的车里,可是仿佛更迅速地离我远去。

瞬间,我感到十八年的,整个世界的,甚至世世代代的无力感向我涌过来,让我无法动弹。那些曾经被我努力克制,努力无视的微小的怨念变得逐渐清晰,有多少愿望,多少期盼,多少模糊的向往,都被默认为不能追,不必追。

老师教育我,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可这两句话本来就是一句。人生而处于逆流中,只是徒劳地想往上走。现实不是将我们残忍隔开的鸿沟,它是河流,早早的就将我们冲散,让我们未来得及深交便渐行渐远。

宿舍卧谈会的时候,我被逼讲了这个故事。实际上讲完之后如释重负。

除了嬉皮士一般的小少爷大呼没料之外,另两位都沉默不语。

“这算什么情伤啊!”他不满地瘪瘪嘴,“睡吧睡吧屌丝们!”

随后又探出胖胖的脑袋,对我猥琐一笑。

“不过小山,你现在不仅仅会修自行车,还会修电脑!哈哈哈哈……”

我脑子里回荡着“电脑”“修电脑”“还会修电脑”,盯着和雾霾一样灰暗的天花板,那里有一点暗红,大概是被拍死的蚊子。

不眠的梦里,我用尽一生之力,骑着一辆掉了链子的车。

转载请注明来自愚公网,本文标题:《故事|那些年,我骑自行车追过的女孩》

喜欢 4 发布评论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