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坠井男童一事与周小平商榷

热风热风 2016-11-13 世间情 1,115 2 喜欢 (18)

2016年11月6日上午11时30分,保定市蠡县中孟尝村村民赵向阳带领女儿和儿子赵梓聪到地里收白菜,孩子在玩耍过程中,5岁男童赵梓聪,不慎坠入一眼深约40米,口径只有35厘米左右的废弃机井内。

事情发生后,通过朋友圈、自媒体等各种渠道,无数的人们从附近各地赶往参与救援,107小时的救援虽然最终只挖出来了一具尸体,但本次事件以及事件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和众多热心群众的参与。关于这次救援的宣传整体上诠释了“弘扬社会正能量,彰显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在媒体一片颂扬“人间大爱”之声中,许多冷静的网友提出了质疑:比如为什么救援周期如此长?为什么始终没有确认孩子的生死?以及,此次事件暴露出的农村儿童生存状态为什么没有人关注?

这样的质疑基本上是因为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对一个不幸逝去的孩子的惋惜,对深层问题的探寻,虽然不同于主流的一位叫好,但也是非常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

然而,有些评论却不仅仅是站在正确立场上的质疑了。以文艺界大牛周小平为首的某些评论者,却以独特的视角、强势的姿态将事件主要责任归结于小聪聪家人,并严厉指责其事后的所谓“医闹”行为,把整个问题转向了对这些“素质差”、“不知感恩”的人的批判了。

周小平于12号在个人公众号“周小平同志”发了题为“寒心!百台挖掘机昼夜施救,医生100小时守护,竟换来一场医闹?”的文章,搞出一个大新闻,把孩子家属批判了一番,但在笔者看来,他的文中论点完全站不住脚。

各位看官且看他的“高论”:

这几天,河北坠井男孩事件牵动人心。一名男孩因监护人照看不利,进入了一个工地内玩耍,不慎跌入百米深井。由于井口狭窄,成人无法通过和施救,于是各方救援力量决定不惜成本展开史上最大的救援行动。

在开头第二句话就暴漏了作者的观点:这次事件的主要原因是男孩监护人照看不力。所以,为了让自己的观点更能让人信服,过分夸大事实,可惜在这个过程中暴漏出了作者根本不了解本次事件。

首先,小聪聪不是在工地内玩耍,而是跟着父亲去地里收白菜时在地头玩耍;其次,也不是落入百米深井,各大媒体都有具体的报道:不慎坠入一眼深约40米,口径只有35厘米左右的废弃机井内。

带鱼同志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目的其实他自己都告诉我们了,为了让我们相信这次不幸事件出现的主要原因是监护人照看不力,孩子没人管去工地玩耍和跟着父亲在地头玩耍,这中间的差别各位看官自能看出。

我们且来看后面的内容:

据媒体报道,孩子被找到时,孩子的爷爷在现场给参与救援的人员下跪磕头,令人感动。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很快微博上就传出了不一样的声音。有网友曝出当事医院医生的愤怒言辞,医生表示:孩子的父母在得知孩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之后,不仅殴打救护车司机,而且还在医院门口阻挠抢救,甚至更向医院提出要索赔200万元!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weibo
(微博流传的当事医生对话截图)

 

带鱼同志自己说孩子父母索赔200万,但自己放的图片里当事医院医生的聊天记录并没有出现任何和索赔有关的字眼,不知道作者从何处得知,难道自己脑子里YY出来的?

另外,他还杜撰出孩子父母得知孩子无生命特征和医院门口闹事的因果关系,而且自相矛盾,但截图中并无此因果关系。至于此事到底缘何而起,我们可以来看看澎湃新闻的报道:

澎湃新闻在救援现场看到,聪聪在被抬出枯井后,随即被送到守候在井口附近的救护车上。
但微博网友@丁香园 发布的视频显示,救护车到医院门口后,在将孩子抬下救护车的过程中,多人质问“为何要将孩子带往火葬场”。
孩子的父亲赵向阳11日凌晨告诉在场的媒体记者,孩子应该先送往医院进行抢救,并质疑孩子救出来抬上救护车后,为何会直接送至火葬场。
赵向阳说,车开到火葬场后,他才发现不对劲,后上前制止司机,让其开车掉头去往医院。而后,司机才掉头朝医院开去。
蠡县医院一名工作人员11月11日向澎湃新闻证实,家属对救护车司机将男童送火葬场有异议,并对司机有过激行为。

从上文里面可以显然看出,在未征取家人意见的情况下,救护车直接把孩子送去火葬场,这样的行为明显是失当的,家人在痛失爱子的情况下对司机有一些怨气那也是难免的。

带鱼同志更恶劣的行为是把这次闹事往医闹上引:

不管这此的事件究竟如何,这些年来,都有关于医闹的报道的确一直都在见诸报端或网络。在周小平看来,很多医闹分子不仅毫无道理,而且行为也十分恶劣。

在后文中,他还引了一个四川医生被医闹者逼自杀的案例。近些年国内医闹伤医时间那么多,我们还用你举例子吗?他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为了把本次事件定性为医闹。

那我们来看看定性为医闹的目的何在:

在网络舆论沸沸扬扬之际,周小平呼吁警方注意留心此类翻脸和医闹事件背后,是否有专门的组织,或死磕律师隐藏在身后唆使患者家属进行灌输和诱导,或许,事出反常必有妖。
但不管是有人教唆,还是自身良知道德崩坏,或是他人网络造谣,这样的行为都是不可原谅的,当事人都必须受到最严厉的处罚!对坏人的严惩,才是对这个社会好人最大的保护,同时也是这个社会公平与正义的最大体现。

从上文我们可以看出带鱼同志有两个目的,一是呼吁警方谨防这些“刁民”闹事,二是鞭挞刚刚痛失爱子的当事人。

真的是好理性啊!完全理性的站在当事受害人的对立面,发文章激化矛盾,挟裹民意去为受害者进行从道德的定罪,如此还不算,还要呼吁官方从法律上为他们定罪。

在此我就想问一问:你们周小平们和底层人民有多么大的仇?何以你们如此的仇视他们?让你们不顾事实的在别人痛失爱子后还要把人钉到耻辱柱上,把他们的伤口揭开,供你们继续鞭挞。

从13号周带鱼微信公众号发的文章,我们可以看出他是冲着新京报去的,那么新京报到底是什么言论会让他如此着急呢?据笔者看来,应该是因为新京报11号在微信公号发的文章“找到聪聪遗体便不再愧疚,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在这篇文章中,除了梳理本次事件经过,主要是对本事件的深刻反思。文章把这次悲剧出现的根本原因归结为社会的缺失,如下文:

每年,都有儿童坠井,有的获救,有的则失去了幼小的生命。尽管,我们已经付出了如此之多的代价,但是,聪聪还是坠井了。这说明,我们整个社会并没有从此前的案例中吸取教训,没有举一反三,彻底消灭那些隐患。
长时间以来,各地窨井、枯井“吃人”的现象频频发生。新京报梳理发现,除刚刚发生的蠡县男童坠井事件,2015年至今各地媒体公开报道的意外坠井事件就达到29起,31名坠井者中,近8成是儿童,近4成生命最终未能抢救过来。

在读者看来,这显然是比较靠谱的分析,我们应该从这样的事件中得到教训,帮助我们完善各项社会制度,彻底消灭那些隐患。

其实在这篇长文中反思只是一部分而已,大量的内容也是在歌颂本次事件中的“正能量”。但在周小平们的眼中,你怎么能提社会有问题呢?这太有伤主子们的脸面了,我天朝制度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你竟然敢说有问题,你是何居心?这些人要么是被境外势力利用了,要么就是实在太道德败坏了。和主子的脸面相比死个把人算什么事。

但是,作为一个理智正常的人,我们都会从这样的悲剧中看到问题,事后的全力救援不能掩盖事前的职能缺失。从新京报的统计中,我们可以看出15年至今公开报道的意外坠井事件就有29起31人,各地政府早就应该完善措施,消除隐患了,但事实却是直到现在仍在出现类似悲剧,这难道不应该反思批评吗?一个社会如果连一点点的反思批评的声音都容不下,那怎么还会有进步?

显然,在这次事件中可恶的不是那些心怀悲痛、尽力反思的人,因为他们是真心的想要这个社会变得更好;反倒是那些周小平们,他们混淆视听,挥刀向弱者,才是真正可恶的源头。 这些奴才们的奇葩表演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闹剧。

不禁想起鲁迅先生的一段话:倘使对于黑暗的主力,不置一辞,不发一矢,而但向“弱者”唠叨不已,则纵使他如何义形于色,我也不能不说——我真也忍不住了——他其实乃是杀人者的帮凶而已。

 

转载请注明来自愚公网,本文标题:《就坠井男童一事与周小平商榷》

喜欢 18 发布评论
2 条回复
加载中...
  1. 徐徐上升 11个月前 (11-14)
    椅子

    这个事件发生后,当知道有这么多人力物力,100多小时的全力救援的时候,总有种直觉:不太像政府平时的作风,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果然啊。。。。不反思小孩子为何玩耍都能掉入枯井失去生命,这些吞人的枯井为什么会没有及时处理掉,反而将舆论转向追究孩子父母的责任和丧子之痛后面对指手画脚的人的正常反应。真是可笑!

  2. 红胜火 11个月前 (11-13)
    沙发

    周小平这种低级五毛真是拉低五毛界的水平 :oops: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