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专题|肌无力,心无力——一封矿难民工的求援信

愚公 2016-10-8 天下事 150 0 喜欢 (0)

尊敬的各级政府领导和关爱穷苦老百姓的社会正义人士:

真羡慕别人在佳节时能够和家人团聚,开开心心地享受天伦之乐,而我和瘫痪的老公在江西省安福县中医院冷冰冰的病房里度过了两年两个春节,只能默默地思念年老的父母,牵挂年幼的儿子。

我是湖南湘乡市人,我老公贺运军,现年38岁,2003年来江西省安福县煤矿井下工作,于2013年7月30日,在江西省大光山煤业有限公司铁华山井作业时,不幸发生煤塌方事故,全身被埋在煤下,经过全力抢救和湖南湘雅医院手术治疗,安福中医院康复治疗,才捡回了半条命,但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和伤害,现在双下肢肌肉萎缩,肌力0级,大小便失禁,生活的一切全靠他人护理。真是生不如死。

我家有78岁的婆婆和8岁的儿子,还有85岁的老爸和75岁的患精神病的老妈,需要我们赡养,现在老公残疾,他不仅自己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而且还需有人护理。我要护理老公无法外出打工挣钱养家,全家人生活面临绝境,家无房而寄住在哥哥家。

矿上除支付部分医药费外,一直没有任何赔偿,后来连医药费和生活费都要我们打欠条,再后来,干脆不给了。

我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都是“踢足球”、“打太极”,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一次,我到安检部门反映情况,一个工作人员问,“有几个受伤?”“就你老公?”“又没死人,起诉呗。”不但让人感受不到解决问题的诚意和责任感,这么冷血,不是往我们伤口上撒盐吗?更多的透露出一种对外来农民工,对无依无靠的老百姓呼吁的漠视。

如果要用死来解决问题的话,我真的想一死百了算了,免得痛苦,煎熬,无奈,无助。这一路走来,如此艰辛,五味杂陈,没人能体会到,也无法用语言表达。可是,想到年老的爸妈、婆婆、儿子,哪来死去的勇气呢?真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据我了解,我老公务工单位本来是江西省大光山煤业有限公司的一个通风井,以前开采被封了,承包给了有靠山的老板开采,就是有关部门工作人员“踢足球”、“打太极”的态度,纵容了煤矿老板将工人的生命视为草芥。

在安福中医院将近两年了,像我老公高危作业受伤的劳务工,又没有法律维权意识,敢怒而不敢言的案例真是太多了,资强劳弱,资本是老虎,我们工人是绵羊,如果用人单位恶意穷尽各种手段,要达到拖垮因工伤残的工人的目的,工人往往是哑巴吃黄连,有苦没法说,特别是对跨省务工者来说。

有个老乡在煤矿受伤,他老婆从家乡来护理他,住了将近两个月院,老板连生活费都不给,家里建房欠下了债务,孤苦无助,最终“崩溃”了,家乡来人把她送到长沙精神病医院去了,他老公没人照顾,又是年底了,用5000块钱打发回家了。

习大大提出了“中国梦”,两个“一百年”,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可是,对我们弱势群体和贫困家庭来说,尤其是对于我们这样的工伤家庭来说,家里的顶梁柱都倒了,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维持,这个梦想离我们是多么遥远啊。

在提倡法治社会的今天,我呼吁有良知的各级政府领导尽快解决我目前的困境,以度过难关,与家人团聚。

农民工期盼政府加强监管,增加矿山企业经营管理透明度,同时建立更有效的沟通和投诉机制,广泛接受社会监督。

更盼中央巡查组下来,管一管,抓一抓,关心和保障跨省劳工的权利。

不胜感激!

转载请注明来自愚公网,本文标题:《矿工专题|肌无力,心无力——一封矿难民工的求援信》

喜欢 0 发布评论
发表评论


Top